【Nunobannuno】Conte du vignoble CH4

*本章有bannuno儿童车,慎入

*lof让我头秃


七月下


Laurent觉得自己大概睡着了一会儿,梦里他握着一只小小的手站在巴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想往前走,但全身都僵的无法动弹,他用力一挣扎,就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酒馆已经打烊了,但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他摇摇晃晃的从高脚椅上爬下来,穿过散乱的桌椅寻找Nuno的踪迹。他最后在角落的一张小圆桌边发现了他,头发散开了,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

Laurent推了推他的肩膀,Nuno发出细小的哼声。他推了他好几下,Nuno根本就无动于衷,像是昏了过去一样。Laurent没有办法,有点挫败和委屈,在桌子边也坐了下来。

车是不能开了,这样的状态八成是要翻车到海里去,若是他还清醒,Laurent应该能想到在镇上借宿一晚的主意,然而他一点都不清醒,脑子里一团浆糊。

所以最后他把Nuno拉起来,背到了背上,决定徒步走回家。

小个子男人很瘦,不算沉,背起来不吃力,也可能是酒精模糊了他的感官。Laurent走的很慢,月光落在石砖路上,在他醉酒的视线里起伏不定。他们很快走出了镇子,往山上去的路是土路,坡度也不大。

他走了一会儿,有点机械性的,下意识的把一条腿挪到另外一条腿之前,循环往复,说不定中间还睡着了几秒。虽然夜晚很凉爽,但是Nuno热的像是火炉,从跟他后背贴着的胸口往外蒸腾着热气,烧的他俩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挨蹭在一起。

他很快就爬到了半山腰,一大片树林被他甩在了脚下,视线豁然开朗,连光线都明亮了起来。山路上没有路灯,然而月亮浑圆,在一丝云都没有的天空上像是一个巨大的球型水晶灯。Laurent站住了,转过头看向左边。

他看见了大海。月光落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像是有人在暗蓝色的天鹅绒上打翻了装满碎钻的宝石箱子,海面和夜空连接在水平线上,又像是延伸向无尽。他以肉身凡胎站在了一副亘古永恒的画里。

他屏住了呼吸。一阵清凉的夜风吹过,让他的清醒过来,Laurent眨了眨眼睛。

“醒了就给我下来。”他说。

Nuno咕哝了一声,挣扎着从他身上跳下来,“你怎么知道我醒了?”他的声音鼻音浓重。

气息,Laurent想。Nuno在那时也屏住了呼吸,与他看见了同样的大海。

但他没说话,只是耸了耸肩。Nuno虽然能走了,然而分不清东西南北。Laurent往山上走,他就往山下走,叫他也不站住。Laurent没办法,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他拖着Nuno,两个人东倒西歪,踉踉跄跄的,一路爬上山,走回了家。


Laurent是被阳光照醒的。他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伸手遮挡刺眼的阳光。他躺在走廊上,自己卧室的门外,很明显这是他醉到人事不省之前能走的最远的距离了。感谢上帝他没有带着Nuno一起倒在外面的田埂上。

他揉着太阳穴坐起来,看到不远处打开的门里,Nuno正躺在他自己房间里的地毯上。

Laurent笑起来,先是哭笑不得,然后是大笑,他的笑声把Nuno吵醒了。他莫名其妙的坐起来看了看Laurent,那个呆呆的样子让Laurent笑的更大声了。接着Nuno也跟着他笑起来。

他们像是两个小鬼头一样笑到两颊发酸,喘不上气,然后终于各自爬起来,恢复了成年人的样子。

洗澡换衣服并且吃了一点早餐之后(没吃下多少很显然他们的胃因为酒精饱受折磨),葡萄园主带着他的好帮手一起骑着自行车回镇上去取自己的吉普车。

他们在酒馆后门找到了还停在原地的吉普,把自行车绑到车顶固定住,然后Nuno提议既然都来了,不如顺便去集市买点东西。

集市在镇子的另一边,他们走路过去。路过镇上教堂的时候,有几个德国游客拦住他们,请Nuno帮忙拍照。镇子的教堂是一座小有名气的中世纪教堂,Laurent听说过它风格独特的玻璃花窗。

Nuno举着那个小小的数码相机,“一二三,起司!”他看了看屏幕,阳光太亮了,他凑到Laurent胸口,躲进他的投下的阴影里。

“再来一张,再来一张。”Nuno反而对对方提出要求,“这张照的不好。”

于是那几个德国游客像是模特一样被他摆弄了一会儿,直到他完成了一副摄影杰作。他把相机还回去的时候,Laurent认真觉得看到那几个人松了一口气。

他走回来的时候Laurent正站在门口向教堂里张望,几百年前的石壁沁出清凉潮湿的空气,抚摸过他的脸。

“想进去看看吗?”Nuno问。

“为什么不呢?”Laurent说。

因为不是礼拜日,教堂里人不多,有几个当地人坐在长椅上低着头祷告,三三两两的游客在十字架和圣徒石像下窃窃私语。

Laurent仔细看了看两侧的玻璃花窗,又发现这个教堂居然还保存着一位圣徒的遗骨,于是去读了一下摆着的牌子上写的生平介绍。那是三百多年前当地的一位修女,为了保护一群孩子而死,死后干枯的泉眼涌出泉水,天生瞎眼的孩子恢复了视力。

圣徒的石像下摆着那种常见的电子蜡烛,一排排红色的塑料蜡烛上面装着模仿火焰形状的小灯泡,只要向下面的箱子里投入硬币就会点亮。Laurent想了想,从钱包里拿出了硬币投了进去。一盏小小的电子蜡烛亮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

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去找Nuno的身影,一转身便看见葡萄园主坐在十字架下最前排的椅子上,仰望着耶稣的面容。

他走过去,在Nuno身边坐了下来。

“你相信有天堂吗?”Nuno问他。

“我的父母很虔诚,”Laurent说,“我自己嘛……现在我希望有。”

“相信有天堂比较容易些,对吧?”Nuno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纹。

“我想是的。”Laurent说,“总有一些人值得。”

Nuno侧过脸来看着他,他棕色的眼睛里反射着闪动的烛火,像是一点点眼泪。但是他笑了笑,撑着膝盖站起来,向Laurent抬了抬下巴。Laurent也站起来,跟着他走出了教堂的大门。

阳光倾泻在道路两边的房屋的外墙上,迸溅着洒满碎石坡道。孩子们在家门外这条狭窄的道路上踢足球,Nuno路过的时候跑上去中途截球跟他们踢了几个来回,然后又满头是汗的跑回Laurent身边。

“我小时候,”他说,“我家门外也是这样的,很小一点地方,其实施展不开,但我锲而不舍。”他说话的语气真是孩子气,Laurent只是看着他笑。

一辆汽车从坡上开下来,Laurent拉着Nuno贴着墙壁躲开,Nuno背靠着墙壁,扭过头向刚才那几个孩子大喊着叫他们赶紧让开,小心有车。

他们走了一会儿才爬到坡道顶端的市场,Laurent买了奶酪和水果,Nuno买了用木板箱子装着的一整箱葡萄酒。他们还买了鱼和牛排,以及一大包棉花糖。离开市场以后他们去了旁边的超市,Nuno采购了一堆日用品。

然后Laurent被安排在路边站着守着他们买的堆成了小山的东西,等Nuno走下去把车开上来接他。


AO3

评论(6)
热度(39)

© 一宫也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