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提包无差】茂丘西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茂丘西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好吧也许没有那么多次

 

茂丘西奥死了。

茂丘西奥又活了。

茂丘西奥觉得自己被死神愚弄了。

 

第一次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四柱床的帷幔。外面传来蒙太古家大宅里熟悉的喧闹,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像是刀枪剑戟,切割开飘舞的灰尘。

姑娘的手臂横在他赤裸的胸口,轻轻的呼吸吐在他的脖颈上,他转了转眼睛,一时真的分不清状况。

他记得……他死了……吧?

提伯尔特杀了他啊。

他清楚的记着刀尖刺进肋骨缝隙,切割开皮肉,刮蹭着骨头,那感觉让人牙根发酸。然后刀尖扎进了他的内脏,说不上是哪一个,倒不是很疼,大约是一种临终前身体自发产生的慰藉。后续的一切都模糊成一片,一桩事情被记在在另一桩事情之前,却又应该是发生在之后,他躺在罗密欧怀里。唉,罗密欧,甜蜜,天真,又可怜的罗密欧。接着他看见了死神,这美丽高贵的女神——她发出讪笑,气息带着玫瑰腐烂的芬芳。茂丘西奥,茂丘西奥,她无声的呼唤回荡在他耳边。

茂丘西奥一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蒙太古家的姑娘发出一声轻哼,翻了个身把皎月一般的面孔埋进了枕头里。

所以,那是个梦吗?茂丘西奥坐在地上想。

梦里也是这样,他先醒了,后来这姑娘也醒了,然而他忘了她的名字,被她好一顿数落。是班伏里奥路过救了他,他们上街去闲逛,遇见了提伯尔特……

一双手臂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脖子,蒙太古家的女孩儿咬着他的耳朵:“茂丘西奥,早晨好啊。”

他整个人僵住了,转过脸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早啊……”该死的,他真的记不得她的名字。

姑娘的脸色变了,她坐起来,把枕头向他扔过来,茂丘西奥跟梦里一样用脸接了个正着。她骂他负心汉,混蛋,杀千刀的冤家等等等等。求生的本能使得茂丘西奥开始往身上套衣服,然后门就被敲响了。

“茂丘西奥!”班伏里奥推开了没锁的门,“打扰你们了,但有点急事。玛利亚,对不起。”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半侧着身子垂着眼睛,不去看这对衣衫不整的情人,“但真的有急事,是关于罗密欧的。”

茂丘西奥抱着自己的腰带和外套扑过去亲了姑娘的脸颊一下,那触感如此的熟悉,柔滑细腻,香香甜甜,梦里他也亲过。但他来不及细想,挤着班伏里奥离开了玛利亚香闺的门口。

“所以是什么关于罗密欧的事情?”他问。

然后他想起来了,梦里有过的,“你别说,我猜猜,其实没有,你只是路过门口听见玛利亚骂我所以想了这个主意救我。”

班伏里奥眨了眨眼睛:“……是的。”

茂丘西奥感到了深深地不安和悸动,这对他来说可不常见,他总能看穿事情,看透别人,他太无聊了,这个世界太无聊了,但他现在甚至看不明白自己,真是新鲜事儿。他站在那儿,外套穿了一半,忽然好像看见了梦里美丽的死神倏忽而过,一个白色的影子,发出存在又不存在的动听的嘲笑,一点冰冷的触感拂过他的后脖颈,茂丘西奥打了个哆嗦。

这可太有趣了,太有趣了!他想大叫。

他迅速的穿上外套,“班伏里奥,我们去街上逛逛吧!”

那天的晚些时候,提伯尔特把刀插进了他的身体。

茂丘西奥瞪着死神,死神对着他咯咯笑起来。

“啊,罗密欧,”他在那个哭的丑丑的好兄弟怀里说,“明天,啊,不,今天见。”

然后他死了。

 

第二次

 

茂丘西奥真的觉得有趣。

他故意不记得姑娘的名字,然后跟着班伏里奥落荒而逃。她生气的样子真好看,他想。

死神坐在蒙太古家的房顶上看着他,他对她翻了个白眼。

“班伏里奥,我的好兄弟,我想起舅舅找我有急事,我得回家,我们……明天见。”他说。

如果还有明天的话。

他打了一个哆嗦,仰起脸想去瞪死神,她却已经不见了。

他不可能总是让她如愿以偿的,那不是茂丘西奥做事的风格。

他决定足不出户,提伯尔特总不可能冲到亲王家里来找茬吧?

他在床上躺了一天,不吃不喝不睡,保持警惕。

还有一刻钟到午夜的时候,他几乎发出胜利的笑声。

然后整栋房子开始晃动,维罗纳地震了。

哦倒不是说维罗纳以前没有地震过……

天花板砸下来的时候,茂丘西奥拼着最后一口气大喊:“操你大爷!”

然后他死了。

 

第三次和第四次

 

茂丘西奥尝试给死神上供,或者甜言蜜语的哄骗她,她毕竟是个女神不是。

然而死神满面嘲讽,倏忽而至倏忽而去,根本是一阵风,一个影子。

茂丘西奥本着不给舅舅和维罗纳人民添麻烦的原则,乖乖去让提伯尔特捅自己。

第三次他故意躲开了,毕竟提伯尔特捅刀的方式一直是一样的,让他假装无法预测实在是对他的一种侮辱。但是死神出现在他背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滑倒了,自己撞在了刀尖上。

茂丘西奥躺在罗密欧怀里发出了服气的呻吟。

第四次他就学乖了,老老实实的让提伯尔特演完了全场。

但是他拒绝罗密欧的怀抱,他死死的抱着提伯尔特不让他抽出刀刃去,还往前顶他。

提伯尔特有点吓着了似的,眼睛瞪着他不放。

刀刃不小心转了个角度,啊,好疼啊。

这一次他死在了提伯尔特怀里。

 

第五次

 

茂丘西奥在姑娘醒来之前就翻窗爬了出去。

他觉得自己心态很差,决定去城外的湖边散心。他从小时候起就喜欢去那里,穿过树林,蒿草和碎石路,有一个又小又深的水潭。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去过了,也不知道为何忽然想了起来。

他从一人多高的芦苇中把自己拨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湖边的提伯尔特。

茂丘西奥差点尖叫出声。

但是死神忽然出现了,死神冰凉的手指捂住了他的嘴。

茂丘西奥的腿猛然发软,他和死神一起蹲了下去。

提伯尔特没注意到他。他自顾自的站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垂着眼睛望着湖水。

他一动不动的,茂丘西奥觉得他甚至没眨眼睛。

他就那么站着,过了不知道多久,茂丘西奥的脚都麻了,他不管了,他为什么要怕惹提伯尔特生气?

他正要站起来的时候,提伯尔特忽然动了。

提伯尔特往前走了一步。

又一步。

他现在就站在石头的最边缘,靴子的前半部分悬空了,一粒小石子被他碰了下去,落进水潭里,涟漪一点一点的荡开来。

涟漪越来越大,碰到了茂丘西奥在的这边的岸边。

他喊了出来:“提伯尔特你要干什么?!”

提伯尔特猛然抬头看向他。

哦,糟了。

“你在这里多久了?”提伯尔特咬牙切齿的问。

“C‘estpas ma faute.”茂丘西奥喃喃的说。

他低下头,死神已经不知去向。

 

提伯尔特往他这边气势汹汹的冲过来。

但他还是没什么表情,茂丘西奥不知道他到底是生气还是尴尬。

也许两者兼有。

“我为什么不可以来?”茂丘西奥仰着脸说,“还是九岁那年我带你来这儿的呢。”

是啊,大概从第二年开始他就很少来这里了,他没想到提伯尔特这么多年一直回来。

提伯尔特离他越来越近,茂丘西奥注意到他眼圈发红。

“啊,你哭了?“他说。

提伯尔特猛然站住,他站住的姿势太猛了,留出一个仿佛在向茂丘西奥冲过来的残影。

“我没有。”他僵硬的说。茂丘西奥看出来他一部分想揉眼睛抹去泪水的痕迹,另一部分又剧烈的不想让茂丘西奥看出他的窘迫。

“那你刚才是想跳下去吗?”茂丘西奥往他身边走,提伯尔特开始后退。

“闭嘴。”他哑着嗓子说, “别靠近我。”

茂丘西奥大笑起来。

“提伯尔特——提伯尔特——”他总是那样叫他的名字,像是在唱什么咏叹调,“悲伤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尤其是你,”他说,“你有尽情悲伤的理由。是你的表妹和我的手足让你这样难过痛苦吗?还是那个帕里斯又来献殷勤了?你的表妹真是一朵人间罕有的玫瑰,美丽举世无双,她值得所有人的宠爱,甚至我也曾经为她动心。你尽可以爱她,做她裙下之臣中的一员,这没什么不对的——”他贴到提伯尔特眼前,露出一个最恶劣的笑容,“你没什么特别的。”

提伯尔特剧烈的吸了一口气,茂丘西奥离他太近了,甚至能看到他眼睛里卷起的风暴。

提伯尔特用力推了他一下。

茂丘西奥哈哈大笑着夸张的挥舞着手臂向后倒去。

他的脚踩空了。

他落进了水里。

光明迅速远去,气泡盘旋上升,他沉没的速度太快了,甚至只看见提伯尔特跳下来救他时溅出的水花。

他低下头,死神抓着他的脚踝对他露出微笑。

 

第六次

 

茂丘西奥醒的更早。

天还没有亮起来。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跑过星光下的维罗纳,来到了卡普来家的围墙外。

茂丘西奥爬过了围墙。

这没什么的,他想,罗密欧不也爬过。

他摸进提伯尔特的卧室,那个害他溺水的混蛋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茂丘西奥蹦上床,骑在他腰上压制他,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提伯尔特无动于衷,仍然在沉睡,只有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

茂丘西奥觉得奇怪,提伯尔特是个战士,是用剑的高手,是卡普来家的头狼,不该这样没有警觉。他理应在自己走进房间的瞬间就清醒过来才是,他预期的是一场搏斗。

他凑近了点,闻到了一股好大的酒味。

提伯尔特醉倒了。

茂丘西奥审慎的观察着提伯尔特醉酒熟睡的脸,他看起来像个婴孩儿一样单纯而无害,总是紧绷的唇角放松下来,眉心的褶皱也没有了。

算了算了,茂丘西奥想。

然后他用力抽了提伯尔特一巴掌。

提伯尔特缓慢的睁开了眼睛。茂丘西奥摆出了搏斗的架势准备迎接他的反击。

“嗨,小疯子。”提伯尔特慢吞吞的说,“我又梦见你了吗?”

茂丘西奥目瞪口呆。

“你为什么会梦见我?”他问。

“我有时候会梦见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提伯尔特说,眼皮打架。

“梦见杀死我吗?”茂丘西奥嘲讽的问。

“不,小疯子……茂丘西奥,”提伯尔特说,“我从来没有想真的杀死你。”

茂丘西奥忽然觉得呼吸困难,他俯下身,又一次掐住提伯尔特的脖子。

“可是你杀了我啊!就在这天,就是这天,天亮以后,你嚷嚷着要杀我的兄弟,要他为朱丽叶的爱情付出代价。哈,一场大戏,一场好戏,你把刀捅进我肚子里了!”他的手渐渐用力,紧贴着提伯尔特颤动的喉结,“你杀了我,提伯尔特,然后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死去。那很疼,提伯尔特,死亡很疼。”

茂丘西奥的鼻子发酸,“很疼……还很孤独。”

他的头垂下去,发梢落在提伯尔特胸口。

“……不该是这样的,”提伯尔特说,或者说,酒精和困倦叫他说,直白而诚实。茂丘西奥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他们没在一起喝过酒啊,那会是多可笑的场面,半个蒙太古和一个卡普来。

“他们积怨太深,只是需要发泄一下,互相吐吐口水,挥挥拳头,不该有任何人付出生命。”提伯尔特说,他真的说了好多话,比茂丘西奥过去十年从他嘴里听到的话加在一起还要多。

“我从没想真的伤害你,小疯子。”提伯尔特抬起手来,轻轻摸了摸茂丘西奥的脸。

“那你可以不去找罗密欧。“茂丘西奥说。

“我不行,我没办法……”提伯尔特说,露出一个迷糊的苦笑,“除了我,还能是谁?”

死神忽然出现在床边,她的手抚摸过提伯尔特的脸,合上了他的眼睛。

茂丘西奥跳下来,逼近她面前,对她怒目而视。

“你对他做了什么?”他逼问。

死神面带讥讽的看着他,然后化作一捧白尘消散了。

茂丘西奥被她呛出一个喷嚏。

屋子里安静极了,他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

直到提伯尔特发出轻微的鼾声。

茂丘西奥笑出声来,他转过头,看着提伯尔特昏睡的脸。

“你要是早对我说这些就好了,你这个呆头鹅。”他说。

早对我说,你身处其位,从来不曾有过选择。早对我说,你并不想杀死我。早对我说,哦,这个你倒是没说过,可我能看出来——你如此孤独。

跟我一样。

疯狂和仇恨,都是我们抵抗孤独的方式。

你有你的卡普来兄弟姐妹,我有我情同手足的朋友,可没人像我们一样看待世界。

 

茂丘西奥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对着空气说话。

“我不想再死了,我想活过今天。”他说,“我不能死,如果我真的死了,罗密欧一定会失去理智,他说不定会杀了提伯尔特。那就没法收场了,大家都完蛋了,维罗纳就完蛋了。”

我不能死,茂丘西奥想,我得活着。

提伯尔特才有选择的机会。

 

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第十二次第……

 

哦您可别数了。

茂丘西奥浑身都疼。

他曾以为他是世界之王,现在他是死神鼓掌间的傀儡。

“我就这么有意思吗?”他对死神说。

死神笑了笑,消失在风里。

茂丘西奥想,从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种死法。

他发现自己无法逃出死神的掌控。

于是他决定不理会死神。

他跑去找提伯尔特了,班伏里奥在路上看见他,跟在他后面跑。

然后就看见茂丘西奥站在卡普来家的大门口,叉着腰喊:“提伯尔特!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走出来说:“茂丘西奥,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那天他正大光明的邀请提伯尔特去喝酒。

他们烂醉而归,茂丘西奥被路过的马车撞了。

被撞之前,提伯尔特搂着他的腰。

 

反正就是下一次

 

卡普来家门口,清晨。

茂丘西奥:“提伯尔特!快出来!”

提伯尔特:“茂丘西奥,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那天他们去镇上看了吉普赛人卖艺,提伯尔特给他买了一包花生。

茂丘西奥被花生呛死了。

 

再下一次

 

卡普来家门口,清晨。

茂丘西奥:“提伯尔特!太阳晒屁股了!”

提伯尔特:“茂丘西奥,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他们出城去打猎,卡普来家和蒙太古家的崽子们跟着一起,比赛谁打到的猎物多,最后因为认为裁判不公平打了起来。

混乱中茂丘西奥的头撞到了一棵树。

 

好多次以后

 

卡普来家门口,清晨。

茂丘西奥:“提伯尔特……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茂丘西奥,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他愣了愣,“你怎么哭了?”

茂丘西奥说:“我没哭。”

他转身走掉了。

卡普来家的小混蛋们在后面嘲笑他,笑声粗噶难听,提伯尔特一声没吭。

茂丘西奥想,要是那些回忆你也有,你会呵斥他们闭嘴的。

可是你没有啊,每一天对你来说都是新的。

只有我记得。

 

他来到城外的墓园,躺进掘墓人挖好的一个坑里。

“你放过我吧,”他说,“我放弃了,让我死了吧,给我安宁吧。”

“你折磨我还不够吗?还想怎么让我痛苦?”

“好吧,也不全是痛苦。”

死神从坟头轻盈的落下来,躺在他身边,脸靠在他胸口。

“你闻起来跟墓石一个味道。”茂丘西奥说。

“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茂丘西奥难过得睡着了。

掘墓人眼神不好,下半夜把他埋了起来。

 

最后一次

 

茂丘西奥睁开了眼睛。

他摸了摸玛利亚的后背:“醒醒,我的玫瑰。”

他仔细而温柔的跟她吻别,姑娘有点惊讶。

他整理好衣服,走到蒙太古家的院子里,班伏里奥正在那儿跟人闲聊。

“我的好兄弟,”他说,在班伏里奥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拥抱了他。

他们上街去闲逛,迎面看到提伯尔特带着一群卡普来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茂丘西奥迎了上去,就像那一天他做的一样。

提伯尔特刚要说话,茂丘西奥一个跨步站到了他眼前。

提伯尔特想推开他,茂丘西奥抓住了他的手。

“提伯尔特,提伯尔特。”他说。

提伯尔特有点困惑的看着他,所有人都困惑的看着他。

茂丘西奥说,仿佛是最后一次一样,“提伯尔特……”

尾音被吃掉了,他吻了提伯尔特的嘴唇。

两件重要的事情。

提伯尔特接吻居然不闭眼睛。

茂丘西奥接吻也不闭眼睛。

他的余光看到了死神,她好像耸了耸肩,然后消失了。

茂丘西奥抱住了提伯尔特的脖子。

 

尾声

 

在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婚礼上。

提伯尔特站在窗帘边上,整个人好像要和墙融为一体。

茂丘西奥溜达过去。

“你为什么不跳舞?”他问。

“我不喜欢。”

“那你要喝酒吗?”

“误事。”

“提伯尔特,提伯尔特。”茂丘西奥说,“你能不能开心点?”

提伯尔特看了看他:“过来。”

茂丘西奥凑了过去,窝进他怀里。

“开心了吗?”他问。

“好多了。”

茂丘西奥看见班伏里奥和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溜出了大门。

“那是不是……”

“是。”

茂丘西奥小声笑起来。

提伯尔特吻了吻他的头发。

 

茂丘西奥声称自己死了一百零一次,给提伯尔特带来了第二次机会。

为此,提伯尔特欠他一辈子。

 

The End

评论(7)
热度(164)

© 一宫也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