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大镖客2】【查尔斯x亚瑟】【授权翻译】Only Lost The Night 第一章

Note:查尔斯和亚瑟在一场死亡冲突之后找到了彼此。

背景设置在游戏中的第三章,涉及剧透

原文连接→AO3


一言以蔽之:亚瑟早该意识到的,就在这事发生的当时当刻,一个善意的表示就像是扣动扳机——它将改变命运的轨迹,而一切都将不再一样。


第一章


亚瑟.摩根对突如其来的暴力升级并不陌生。

上一秒,你还在宁静的观察从熟睡中刚刚苏醒的朝阳将金色的光芒泼洒出遥远的地平线;下一秒,你的马就被你驱赶到极限,你追逐着自己的影子穿过平原,子弹在你身后,长路在你面前。结果就是骂眼前这条河“鬼地方”一点都没委屈它——再就是天意就爱看亚瑟倒霉——没有船桨就不说了,连艘小船的影子都见不到。

这就是为什么,当他被粗暴的手从马鞍上拽下来,他的脖子被粗糙的绳子磨破了生疼的时候,亚瑟并没有感到惊慌。惊讶是有的,就算他刚经历那样糟糕的一周,想要对现状波澜不惊,他的心脏得像石头一样冷硬,要不干脆是死的,他做不到。

亚瑟紧抓着脖子上越来越紧的套索,抓住他用擦伤的手指抠出来活命的一英寸缝隙,艰难的争取着一点喘息,眨着眼睛在视线中的黑斑里捕捉到了一抹穿旧的蓝色——

突然,周遭本来已经变得模糊的声音猛烈的冲回他的耳朵,亚瑟握住自己的喉咙,在疼痛和模糊的恐慌中大口的呼吸着宝贵的空气。

 “亚瑟?嗨,嗨,放松。是我。”

查尔斯,亚瑟欣喜如狂的认出了他;他下意识的把自己摔进,几乎是软倒进对方强壮有力的双臂和坚实的抓握中,这感觉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变得如此的熟悉。

 “这就对了,呼吸。听见我说的吗?”

 “是的,”亚瑟说——想说,但字眼在他的肺和嘴中间打了个来回,失去了声音。艹,他的脖子疼。然而,当亚瑟看到查尔斯平静坚定的目光,和唇边似有若无的笑意的时候,他那颗疯狂乱跳的心脏安静了下来,虽然他不太想承认这点。

他好像就看了一瞬间,查尔斯就把胳膊塞到他胳膊下面试着把他拉起来,“来吧,站起来。特里劳尼在等我们。”而亚瑟晃晃悠悠的,喝醉了一样头晕眼花。他吞咽了一下,试着湿润下自己受伤的喉咙也没成功。

 “起来了,起来了。”

等到他的腿稍微恢复了力气,不那么像是一只没劲儿的小公马之后,亚瑟往躺在地上的袭击者脸上踢了一脚,靴子下传来骨头折断的声音,他稍微满意了一点。“这混蛋真够我受的。”他啐了一口。怒火让他还眩晕的脑袋清醒了一点。

在他身后,查尔斯正把一顶帽子在大腿磕了磕掸去灰尘。他把帽子递给亚瑟,咕哝着“给你。”他耸了耸肩,“这种事儿谁都遇上过。我现在只是庆幸我赶到的及时。”

亚瑟有点高兴,而且还被查尔斯的话感动了。他嗯了一声表示感谢,把刚找回来的帽子帽檐压低,用帽檐投下的阴影挡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早该意识到的,就在这事发生的当时当刻,一个善意的表示就像是扣动扳机——它将改变命运的轨迹,而一切都将不再一样。

*

篝火的灰烬被投进去的木块扬起飘散成火星。亚瑟坐在几件叠在一起的衬衫上,磨蹭到能离黑暗中摇曳的微弱火堆最近的位置。

在他周围,营地里回响着鼾声和马匹吃草时的鼻息,跟那些蟋蟀的鸣叫声抑扬顿挫的混合在一起——像是一首安抚的歌曲绵延至今数十年,而通常,这首歌会比所有的摇篮曲都更能让亚瑟再次陷入梦乡。

通常,他的脖子不会天杀的疼成这样,而基本的吃饭喝水喘气也特别容易做到。通常。

他用脚尖把一块木头更深的踢进闷燃成碳堆的篝火,沉默的希望它会自己好好烧起来。尽管他们已经到了如此南边的地方,冬天的寒气仍然在清晨盘桓不去。“滚蛋,”他低声咕哝,他抬头瞪了月亮一眼,好像她该为这些糟心事儿负责似的。

他就没想到穿件外套,甚至拿一条毯子。亚瑟深深的叹了口气。

 “也许你该考虑打起点精神。你已经看起来要比斯旺牧师还悲惨了。”

带着暖意的重量压上亚瑟的膝盖。绵羊皮,铺满羊毛,干净。亚瑟气愤的说,“那是不可能的,想都别想。”他忽略了喉咙里的刺痛。他将那块毛皮环过肩膀,对暗淡火光里查尔斯的身影点了下头。

 “谢了。”

 “这才像话。”

 “还有,你管不着。”

 “不客气。”

亚瑟对着挑起眉毛的查尔斯露出一个小小的得意的笑容,然后拍了拍他身边的树桩。在查尔斯坐下的时候,亚瑟又往火里扔了一小块木头,看着它因为热度而发亮了一阵。最终,火烧木头的噼啪声越来越像,朦胧的烟气腾起。亚瑟试着不咳嗽,失败了,又因为牵动了脖子上酸疼的肌肉而做了个鬼脸。

 “差点窒息而死这事儿可真是没劲儿透了……”

小心翼翼的手指划过他下颌的触感既让人意外又好像在预料之中,像是一道花了太长时间去解开的谜题唯一正确的答案。在他完全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前,亚瑟的话音落了下去,他摈住呼吸,全身一动不动的阻止自己倾身向那只手。

查尔斯后撤了一点。他隆隆的问:“让我看看?”声音低沉。从他们认识开始,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犹豫迟疑。

亚瑟张开嘴,没那么严重,这些字就在他舌尖上。但他闭上嘴,咬紧牙关,仰起头,希望黑暗能够藏起他的心跳得有多快。

查尔斯的碰触像是羽毛一样轻,几乎没给他淤青肿胀的脖子造成什么压力。但亚瑟还是绷住身体,因为疼痛,和满脑子的“哦艹这要搞死我了”。

 “疼吗?”

 “不是……之前疼。好多了,现在没事儿了”

 “之前?”

查尔斯凑的更近了,大拇指抚摸到他的喉结下面。亚瑟的喘息变浅了,来强迫自己不要吞咽。“呃,”他试着组织起自己混乱的思绪,“试着吃东西来着,糟糕的主意。”

 “嗯,”探究般的轻戳变成了温柔的抚摸,沿着他脉搏处受伤的皮肤来来回回。亚瑟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的手在膝盖上哆嗦。

 “不过不是你经历过最难熬的。”

又是这个,那种奇怪的爱意,在漫长的夜晚里,当他的帐篷感觉太冷而他的床上太空荡,亚瑟已经开始渴求这东西。他潜意识里有什么在试着提醒他不能沉迷于……这个——不管他们之间即将爆发的是什么东西,虽然这东西从一开始就在——这不是好事。

然而他已经越来越难听清楚那个警告的声音了。

亚瑟哼了一声,微弱的声音只有他们能听见,他握住查尔斯的手,让他的掌心紧贴在自己的脖子上,那里隐隐的疼痛被查尔斯温暖的手缓和了。

 “大概吧。”亚瑟承认,黑暗中他的低语充满期待。


评论(8)
热度(35)

© 一宫也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