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nobannuno】Conte du vignoble CH4

*本章有bannuno儿童车,慎入

*lof让我头秃


七月下


Laurent觉得自己大概睡着了一会儿,梦里他握着一只小小的手站在巴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想往前走,但全身都僵的无法动弹,他用力一挣扎,就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酒馆已经打烊了,但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他摇摇晃晃的从高脚椅上爬下来,穿过散乱的桌椅寻找Nuno的踪迹。他最后在角落的一张小圆桌边发现了他,头发散开了,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

Laurent推了推他的肩膀,Nuno发出细小的哼声。他推了他好几下,Nuno根本就无动于衷,像是昏了过去一样。Laurent没有办法,有...

 

圣经记载耶利哥是迦南的门户重镇,易守难攻,以色列人抬着约柜绕城七日,神以他的威力震塌了耶利哥的城墙,使得以色列人可以攻陷这座城市。城内所有活物皆被杀尽,整座城市被焚毁。除了城中有个妓女喇合,因为接应过以色列人的探子而得以独善其身。

这就挺有趣的,所以仿生人不是此神的子民,而是异端,因为他们信仰的是新神。人类的神不爱他们,要把他们杀尽和烧光。

然后硬要靠这个故事的话,机器线的康纳岂不就是妓女喇合。

 

【Nunobannuno】Conte du vignoble CH3

*巨型欧欧西,RPS没前途(摊手


七月上


天热的有点让人难以忍受了。

他们开始从早到晚的泡在海水里,理所当然的双双偷懒,三天去拔一次杂草,有时候遇到隔壁葡萄园主,一位健康矍铄的老人家,会被中气十足的抱怨。

“Monsieur Resende,”老人家说,拐杖捶在地上,“您的杂草长到我家来了,由于您的疏忽大意和懒惰……”

“对不起!”Nuno说,“对不起,太阳下山我就拔,这会儿……这会儿我们要去镇上办点事。”他对着Laurent挤眉弄眼。

“咳,是的,”Laurent做出最诚恳的表情,“有急事儿。”

老人家一直站在那儿严肃的瞪着他们,于是他俩只好骑上自行车,在左...

 

【Nunobannuno】Conte du vignoble CH2

六月


在葡萄园,时间有时过得很快,有时又很慢。快的时候,Laurent在葡萄藤间俯下身,再抬起头,一天就倏忽而过,夕阳已经洒满了远处的海面;慢的时候,葡萄总是不肯结果,而六月迟迟不去。

自从他来到这里,他发现Nuno很愉快的偷懒起来。每天他早上出发去葡萄园的时候,Nuno往往还没有起床,而等他坐在山坡上望着大海吃完了午餐的三明治,甚至有时候打了一个盹,Nuno才歪歪扭扭的骑着自行车出现——还经常是醉醺醺的。

Laurent时常暗自腹诽,Nuno种的这点葡萄酿成的酒,都不够他一个人喝的。

除此之外,Laurent自觉没什么可抱怨。葡萄园的工作对他的体力来说足以应付,根本不需要太过努力...

 

【Nunobannuno】Conte du vignoble CH1

五月


Nuno的葡萄园在蒙彼利埃附近的一座小镇的郊区,临海的一座小山丘上。

高速公路变成了柏油路,越来越狭窄,最后变成了山坡上的土路的时候,Laurent望着两边掠过的树木说,“你这算是虚假广告了。”

但他是笑着的,因为树木那边隐喻能看见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

Nuno毫不在意的勾起嘴角,像是一个诡计得逞的小男孩似的。

他们到达Nuno的房子门口的时候还不到四点,那是一栋白色的两层木房子,标准的地中海风格,有一个宽敞的门廊,摆放着白色的木质桌椅,椅子上放着蓝色的坐垫。桌子上摆着一只色彩艳丽的玻璃大水壶和一只配套的玻璃水杯,还有一个金属杯子。

“家里一般没客人,”Nuno三步并作...

 

【Nunobannuno】Conte du vignoble 序章

他最初是在网上看到那条消息的。

蒙彼利埃的葡萄种植园急需帮手,包吃包住,没有薪水,但可得到园主的友谊。

他几乎是马上就笑出声来了,然后写去了邮件。

那时候他手头没活,一些记忆折磨着他,而长年累月的工作和在巴黎生活又使他身心俱疲,只想躲到什么没人认识的地方去。

园主很快回复了他。

太好了,求您快来吧,求您,吻您,您什么时候到?

他买了火车票,跟园主约好了在火车站见面的时间地点。

我会站在那段最宽的楼梯上等您,我会穿一件白色的衬衫,戴一顶圆边的草帽,帽子上有深蓝色的绑带——也许在太阳下更像是黑色的,但那就是我。

他被这段话逗笑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时候是五月底,巴黎还有一丝...

 

【毛球提包无差】茂丘西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茂丘西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好吧也许没有那么多次


茂丘西奥死了。

茂丘西奥又活了。

茂丘西奥觉得自己被死神愚弄了。


第一次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四柱床的帷幔。外面传来蒙太古家大宅里熟悉的喧闹,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像是刀枪剑戟,切割开飘舞的灰尘。

姑娘的手臂横在他赤裸的胸口,轻轻的呼吸吐在他的脖颈上,他转了转眼睛,一时真的分不清状况。

他记得……他死了……吧?

提伯尔特杀了他啊。

他清楚的记着刀尖刺进肋骨缝隙,切割开皮肉,刮蹭着骨头,那感觉让人牙根发酸。然后刀尖扎进了他的内脏,说不上是哪一个,倒不是很疼,大约是一种临...

 

【nunoban】Alexandria (PWP)

掉个马甲,打算继续搞一搞

二さん:

*狗屁不通的罗马将军和埃及王子万字破车


*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


*前因太长了还篡改了历史懒得写:概括一下就是凯撒在庞贝死后没有亲自留在埃及而是让他最信任最能干的军团长代替他留了下来



做图不能的AO3链接

 

【索蛇】主宰与蛇(PWP)

索利斯和蛇撕逼的故事(

微博链接

 

【拉丁大三角】第一届拉丁男友主页活动 Day. 14

Day.14 一场精神痛苦的sex

CP:Julio/Nuno→Damien



 

【Nunoban】Taste of love(PWP)

一个平行世界的双O小百合(所以没有真怀孕

假孕涨奶后台play(



 

© 一宫也和 | Powered by LOFTER